首页 > 大发快3出连号

大发快3出连号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这是一家神奇的公司!

近7年,营业收入在波动中增长,而有6年,销售费用竟然几乎未动。

这家公司就是真视通。

真视通成立于2000年5月22日,自称是国内领先的信息技术和多媒体视讯综合服务与解决方案提供商,其客户资源覆盖能源、政府、金融、交通、教育、医疗等众多领域。公司于2015年6月29日在中小板挂牌交易。

真视通的盈利能力原本就不强,去年以来,更是出现大幅下滑势头。其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在去年下降39.25%的基础上,今年上半年又下降48.92%,仅为1025.34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真视通的销售费用颇为蹊跷。2012年以来,除了2014年降至0.26亿元外,其余6个年度均在3000万元左右,几乎是岿然不动。而同期,公司营业收入最低为6.09亿元,最高为8.74亿元,高低之间相差2.65亿元。销售费用中,2015年与2018年,公司员工薪酬为1969万元、1999万元,对应的员工数量为116人、104人,变动12人,对应的年度薪酬相差30万元。

真视通曾因其热门概念而备受市场资金追捧,其发行价为12.78元/股,其股价最高窜至148.99元/股,昨日收盘价为10.15元/股(未复权)。截至目前,其市值约为21亿元,较其巅峰时的120亿元,蒸发了接近百亿元。

市值大举蒸发背后,也有董监高减持的推波助澜。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限售股接近以来,包括实控人、副董事长、总经理王国红在内的董监高,通过减持合计套现约1.14亿元。

与营收背离的应收账款

一直在大幅增长的应收账款是真视通绕不过的坎。

今年上半年,真视通实现营业收入3亿元,同比下降10.55%,对应的净利润为1025.34万元,同比下降48.92%,基本上属于腰斩。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790.96万元,同比下降55.02%。

今年上半年,真视通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49亿元。其中,经营现金流流入2.45亿元、流出3.94亿元,可见是入不敷出。

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的背后,真视通的应收账款在大幅增长。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5.43亿元,加上应收票据为5.66亿元。去年同期的应收账款为4.30亿元。一年之间,增加了1.13亿元。也较去年底的4.77亿元增加了0.66亿元。

对于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下降,公司解释称,受整体经济下行和大项目验收时间影响,营业收入同比减少3544.49万元。其中,政府、能源及其他行业收入同比下降44.41%、16.1%、13.62%,生产监控与应急指挥系统、数据中心系统建设及服务同比下降了43.33%、48.68%。区域方面、西南、西北、华北地区同比下降了48.58%、38.99%、30.13%。

营业收入下降似乎表明行业景气度下降,这将对真视通的应收账款回收增加难度。这也意味着未来公司坏账风险增加,进而影响公司净利润。

其实,真视通的应收账款大幅增长始于2016年。其在2014年应收账款为1.85亿元,较上年的1.92亿元还有所减少。2015年,其应收账款为2.06亿元,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2.61亿元、3.16亿元、4.77亿元,近三年同比增幅为26.70%、21.07%、50.95%。

近三年,真视通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2.24%、3.03%、6.79%。由此可见,应收账款增长速度大幅超过营业收入增速,尤其是去年,应收账款增速数倍于营业收入增速。

去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1.42亿元,同比下降285.61%。

综上所述,真视通的应收账款与营业收入增长速度不匹配,大幅增长的应收账款已经吞噬了公司不少利润。去年,公司坏账损失1727.90万元,较上年增加1055.10万元。今年上半年,坏账损失为1139.38万元,占去年全年的65.94%。

看不懂的销售费用

应收账款持续大幅增长吞噬了不少利润,而真视通的销售费用几乎不增长,似乎调节了利润。

2012年至2018年的年报显示,真视通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09亿元、6.51亿元、5.82亿元、7.09亿元、7.94亿元、8.19亿元、8.74亿元,除了2014年下降10.61%外,其余年度均在增长。

在这期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124.43万元、3023.94万元、2631.12万元、2990.12万元、3131.31万元、3277.68万元、3264.48万元。2014年最低,为2631.12万元。

剔除2014年,2012年至2018年之间的6个年度,真视通的销售费用基本上在3000万元左右,最高是2017年,最低为2015年,最高与最低相差287.56万元,对应的营业收入相差1.10亿元。

综合对比上述年度营业收入和销售费用,2012年其营业收入6.09亿元,较2018年的8.74亿元增加了2.65亿元,但对应的销售费用为3124.43万元、3264.48万元,仅增加140.05万元。而且,2018年的营业收入较2017年增长了6.79%,而销售费用反而减少了13.20万元。

具体来看销售费用。销售费用主要有职工薪酬、办公费、招待费、差旅费、车辆费、会务费、业务宣传费、广告费及其他等项目构成。其中,办公费逐年增长,2012年为337.45万元,2017年为643.87万元,但在2018年为554.01万元,有所压缩。招待费2012年高于2018年,但2015年、2016年均高于2018年。差旅费变动幅度不大,车辆费、广告费、会务费、业务宣传费总额都不高,变动幅度不大。

由此可见,影响销售费用的主要因素销售人员的薪酬。2012年-2018年(不含2014年),其员工薪酬为1683.26万元、1763.37万元、1968.97万元、1742.89万元、1749.50万元、1998.66万元。

对比发现,销售人员的薪酬变动幅度较大。一般而言,销售人员的薪酬一般以基本薪酬加业绩薪酬构成,近年来,随着用人成本持续上升,基本薪酬在不断上涨,真视通应该不会例外。此外,销售收入增长,销售人员的业绩一般也会增长。但从上述年度看,员工薪酬变动明显,这说明公司销售收入增长,销售人员的业绩薪酬并未随之增加。

单纯从上市以来2015年至2018年的销售人员薪酬看,2015年与2018年较为接近,营业收入相差1.65亿元,而这两年,销售人员为116人、102人,减少12人,增加的薪酬为29.69万元,人均增加2.47万元。但在2017年,公司销售人员100人,人均薪酬17.50万元,与2018年的人均薪酬19.22万元不太相符。

市值蒸发近百亿

真视通的经营业绩欠佳,但股东及董监高减持套现不含糊。

真视通公司于2015年6月29日正式挂牌上市交易,一年后,部分限售股解禁。

限售股一解禁,股东董监高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减持了。2016年7月2日,持股5.12%的重要股东金石投资宣布进行清仓式减持。此后,金石投资很快完成了清仓退出。

截至目前,真视通的前十大股东全部为自然人,且大部分自然人股东为公司董监高。真视通的董监高也积极减持。

截至目前,郑立新、杨波、陈瑞良、马岚等董监高(含亲属)均积极进行减持,此外,公司实控人之一、副董事长、总经理王国红也不甘人后。

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董监高累计减持套现约1.14亿元,其中,王国红一人减持套现0.35亿元。

真视通自称是内领先的信息技术和多媒体视讯综合服务与解决方案提供商,一度备受资金追捧。上市之初,虽然处于A股大幅调整时期,但并不影响其股价大幅上涨。至2015年11月13日,5个月不到,其股价窜至148.99元/股,较其发行价12.78元/股暴涨了1065.81%,10倍以上的涨幅,不可谓不惊人。

然而,这也是公司股价的顶点,自此之后,股价一直在下行。至昨日,其股价仅为10.15元/股。考虑分红送股因素,复权价也仅为27.44元/股,较其巅峰价格下跌了81.58%。

截至昨日收盘,真视通的市值约为21亿元,较其巅峰时的120亿元蒸发了约100亿元。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