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众乐三分快三开奖号

众乐三分快三开奖号

神秘“华信系”富豪欠债不还成老赖 持11亿元九江银行股份遭拍卖

来源:时间财经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59位。

近日,阿里拍卖?司法平台显示,九江银行(6190.HK)1.2084亿股合5.02%的股权将于8月20日-21日进行首次拍卖,起拍总价约11.3亿元,合计9.35元/股。

上述股权为大生(福建)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生农业”)持有,大生农业为九江银行第四大股东,截至2018年末共计持有九江银行5.65%的股份。

经计算,此次拍卖的1.2084亿股股权市场价共计约11.54亿元,而起拍价约11.3亿元,有近2%的折扣,起拍价每股9.35元/股。

资料显示,大生农业系深圳大生农业集团旗下,其成立于2005年,是集资产管理、资本运作、产业投资和生产经营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237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59位。

作为创始人的兰华升,在短短11年里,建立起一个以农业为主打,横跨石化、基建、金融等为一体的产业帝国,曾坐拥大生农业金融与江泉实业两家上市公司。自2018年3月至今,大生农业集团及兰华升遭遇一系列风波,股票暴跌、债务违约、卖资产、股权转让。成为围绕在兰华升身上的关键词。

就在近期,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福田局将大生集团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间财经表示,被列入经营异常者名录将会使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受限。除了银行开户、贷款等业务会受到影响,政府部门还将对其实施信用联合惩戒,并限制或者禁入政府采购、工程招投标等工作。

时间财经就上述问题联系大生集团董秘办,对方以“不知道”为由不予回应。

欠债不还

时间财经注意到,3月以来,大生集团已新增多条失信信息,作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大生集团行为具体情形均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企查查显示,从2018年7月开始,被法院13次列为被执行人,4次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高达27亿元。此外,相关法律诉讼在2018年—2019年猛增,其中大部分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大生集团财政状况堪忧同样表现在子公司上。2019年4月22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告称,根据上海华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及提交针对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上海大生农化有限公司的起诉书,大生农业金融需要偿还本金及相关利息3.09亿元,逾期利息2746万元以及相关复合利息、法律费用、担保人费用合计156万元。

除了此次持有的九江银行股份被司法拍卖之外,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江泉实业股权也被强制拍卖。

江泉实业6月22日公告称,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公司股东大生集团持有的公司6566.71万股股票将被司法拍卖、变卖。

大生集团持有江泉实业股份6840.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37%,上述股份已全部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江泉实业于2018年7月11日收到大生集团通知,因大生集团与国民信托有限公司股票收益权转让与股份质押交易事项,大生集团于2018年7月10日收到深圳中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

为解决向国民信托股权质押借款所产生的债务纠纷,大生集团于2018年12月26日与本次股权质押融资的主要出资方东方资本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其所持公司6840.32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3.37%)股份对应表决权全部委托东方资本行使,江泉实业控股股东由大生集团变更为东方资本。

大生集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更是亏损连连,2018年年报显示,收益同比减少86.07%至20.12亿元人民币;股东应占亏损同比扩大30.7%至19.87亿元;每股亏损0.209元。

伴随而来的是多起法律诉讼,大生农业金融今年5月发布公告称,由于上海农化未能履行其于民事调解令项下之还款责任,上海法院下令冻结及划拨公司、上海农化、深圳大生、大生福建及香港大生为数约3.39亿元人民币之银行存款。

公告还提到,倘其银行账户资金不足,则须查封、扣押、拍卖或变卖公司、上海农化、深圳大生、大生福建及香港大生相应价值之资产;及查封、扣押、拍卖或变卖公司于南通路桥之91.3020%股权。

7月11日,一则关于大生农业金融的判决书显示,该公司须于民事判决生效日期起10日内向吴先生、严女士及承押人偿还尚未偿还代价1.39亿元;原告人之法律费50万元;及原告人之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11.9万元。

神秘富豪

大生集团的实控人兰华升本人极为低调,其多年来一向远离于聚光灯下。虽然极度低调,但兰华升在资本运作长袖善舞。

据报道,兰华升在2006年加入了中国华信。兰华升2006年7月入职中国华信,任独立董事等职。2014年3月,兰华升成立深圳大生集团,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华夏时报报道,华信系与大生集团的渊源要追溯到2014年。彼时,兰华升之前所在的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在2014年4月发生工商变更,从福建华信控股有限公司更名而来。在华信系退出福建华信(即福建大生)之时,大生集团成为股东,后者实控人正是兰华升。

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3月,兰华升持股退出福建华信商业有限公司,公司股东变更为华信商业(上海)有限公司。2014年6月,兰华升又辞去了法定代表人。

时间财经发现,在大生集团迅速崛起的时候,有一群国企朋友在背后协助。根据当时大生集团官网,公司有包括南京基地、吉林白城基地以及宁夏供港蔬菜基地等产业基地。这些产业基地不少都是与当地国企合资成立的。

以南京大生为例,股东分别是大生集团和南京谷里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是90%和10%,后者是南京当地国企。

此外,大生集团还联合大型农业国企首农集团组建了上海首农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据江泉实业此前披露公告,2014年,大生集团总资产86亿元,营业收入333亿元,净利润7763.75万元;2016年,大生集团总资产203亿元,营业收入625亿元,净利润近6亿元。仅仅两年时间就成为国内最大的民营农业企业,大生集团总资产翻了一倍多,营业收入接近翻倍,净利润增加了6倍多。

好景不长。2018年3月,中国华信卷入了违约、评级下调、股权冻结等一系列事件。华信事件发生后,大生农业金融股价一度暴跌75%。大生农业集团发布声明,大生集团实控人兰华升已不再任职中国华信董事,股价一度趋于稳定。5月2日,大生农业股票复牌,当天再跌25%。

2018年4月30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告称,本公司若干客户之业务受中国华信事件所影响,公司持有人应占年度利润将减少约2亿元至2.5亿元人民币。5月底,大生农业金融第二次对业绩大幅下调,公司持有人应占权益将减少约13亿元至13.5亿元。

但风波并未停息,进入2019年以后,大生集团的财务状况更为糟糕,债务违约、卖资产、股权拍卖等一系列事情接踵而至,迅速崛起又急速崩塌,兰华升能否挺过这一关仍是个未知数。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