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冠军pk10倍投计算器

冠军pk10倍投计算器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子不语

来源: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

自2010年6月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来,特斯拉从未实现过全年盈利,每个季度的业绩仍然有很大波动,2018年下半年扭亏为盈,今年上半年又出现了新的亏损。

尽管埃隆·马斯克看似是个乐观主义者,但是面对个人财富缩水,显然让马斯克也很难接受。

就在今年特斯拉公司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之后,特斯拉的股价跌至228美元,较此前收盘价265美元下跌了约37美元。据估计,这一下降可能抹去了马斯克11.5亿美元的财富。在公布财报后,他的净资产从209亿美元缩水至197.5亿美元。

然而仔细看这份财报,不难发现这确实是该公司有史以来最好的汽车交付业绩,但这不足以让特斯拉恢复盈利,因为特斯拉公布了比预期更糟糕的亏损,特斯拉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分别净亏损6.68亿美元、3.89亿美元,上半年净亏损10.57亿美元。特斯拉股价在财报发布2天后的盘后交易中下跌接近14%。

令人遗憾的是,自2010年6月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以来,该公司从未实现过全年盈利,每个季度的业绩仍然有很大波动,2018年下半年扭亏为盈,今年上半年又出现了新的亏损。本季度特斯拉汽车的利润率下降和价格波动引发了分析师的担忧,即该公司产品的需求目前是否处于停滞状态。

此消彼长

股价暴跌,与发布的最新财报数据不无关系。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特斯拉营收63.5亿美元,同比增长58.67%、环比增长39.87%。而在盈利方面,二季度净亏损为4.08亿美元,同比收窄43.18%、环比下降41.88%。同时,今年上半年特斯拉营收为108.91亿美元,同比增长46.97%,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1亿美元,同比收窄22.2%。

亏损额度有所收窄,财务表现低于预期但不乏亮点。同一时期,特斯拉销量创下历史新高,售出95,356辆新车,为公司带来了近5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其中Model 3车型出货量也达到了创纪录水平的77,634辆。

不过,特斯拉高端车型Model S和Model X二季度交付数量不足2万辆,同比下降了21%,只比第一季度增加了5,631辆。高端车型的交付放缓,直接影响特斯拉营收变化,业界认为,Model S及Model X的销量下滑威胁着特斯拉的增长目标和利润雄心,因为它必须更多地依赖更便宜的Model 3来弥补差额。

马斯克在特斯拉今年第二次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回应了这些担忧,并透露,该公司现有的这两款豪华车可能对公司未来业务的成功没有那么重要。

马斯克首先指出,Model S和Model X的需求低迷,可能是特斯拉与公众沟通不畅导致的。潜在消费者在等待新款的车型,希望有某种根本性的设计变革。随后他斩钉截铁地指出,Model S与Model X都不会有大的“更新”,只有一些正在进行的小的变化。这很有可能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Model S以及Model X都不会有大的换代车型出现。

他还淡化了Model S和Model X销量的重要性,表示这两款车未必是该公司长期成功的关键。事实上,这些两款车本来就不是特斯拉成功的基石,而是特斯拉的垫脚石。马斯克开玩笑地说:“没有它们,我们就不能拼出‘性感’(SEXY)这个词。”

SEXY源自特斯拉 4 款车型,包括Model S、Model 3(3 也代表 E)、Model X 以及 Model Y,4 个字母连起来刚好是SEXY。“但特斯拉的未来基本上是Model 3和Model Y车型。”马斯克表示。

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分析会议上,马斯克还谈到他预计该公司即将推出的Model Y型车将成为最受欢迎的车型,每年的市场需求量在125万辆,紧随其后的是Model 3,销量将达75万辆,然后才是Model S和Model X,预计这两款车每年的销量将在8万至10万辆之间(占总销量的3%至4%)。当然,这并不包括该公司备受期待的皮卡,也不包括公司销售的半挂车。

而现阶段最重要的仍然是Model 3,这款车型第二季度交付量破纪录达到77,634辆,不仅再次成为美国最畅销的豪华车型,在其他市场也备受关注。在欧洲,Model 3的销量正接近其它高端品牌竞争对手的水平。据特斯拉表示,超过60%的Model 3以旧换新产品都是非豪华品牌,表明该产品的潜在市场比最初预期的要大。

第二季度,大部分订单选择长续航版本,Model 3的平均售价(ASP)稳定在50,000美元左右。与此同时,制造成本继续下降。Model 3的生产率在整个季度都在逐步提高,在5月份和6月份都打破了月度记录,弗里蒙特工厂的Model 3周产能可达7,000辆。特斯拉希望到2019年年底,所有车型的合计周产能达1万辆。

灵魂人物离开

在特斯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宣布,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 JB Straubel即日起离职,出任公司高级顾问。

对特斯拉而言,JB Straubel可谓灵魂人物,但对于JB Straubel的离职早有迹象。据两名与斯特劳贝尔合作过的消息人士透露,在过去的6~8个月里,JB Straubel很少出现在特斯拉位于帕洛阿尔托的总部。

JB Straubel仍参加了特斯拉的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他说他的离开并不是他对特斯拉的未来缺乏信心,他计划继续参与特斯拉一些核心技术的开发。

有传言称,JB Straubel将更多精力放在一家神秘的材料回收初创公司上,这家公司是他几年前创立的,显然与特斯拉无关。JB Straubel的离职对特斯拉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他从特斯拉创始之初就一直开始在特斯拉工作。

事实上,也有传言称是他把马斯克带进了特斯拉,因此他比马斯克更早进入公司。尽管如此,马斯克因为他在公司成立之初就对公司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财务贡献,后来也成为了联合创始人。自特斯拉创立之初,JB Straubel就肩负着特斯拉突破性电池技术的任务,并领导特斯拉的几个重要技术项目,尤其是与电池和电力电子相关的项目。

多年来,JB Straube以敏锐的技术及低调沉稳的个性,在特斯拉遭遇的几次困局当中为其带来稳定。

当然,不仅JB Straubel,特斯拉的其他高层也在不断流失。几天前,特斯拉内部和外部工程副总裁史蒂夫?麦克马纳斯(Steve MacManus)宣布离职加入苹果。7月初,特斯拉欧洲副总裁简?欧米克(Jan Oehmicke)选择了离职,而6月26日,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负责所有汽车制造的生产副总裁彼得?霍霍丁格(Peter Hochholdinger)也选择离职。

另外,就在马斯克对对开发完全自动驾驶功能的进度表示不满之后,几位致力于研发Autopilot半自动驾驶功能的关键工程经理离职。知情人士还说,几位团队成员告诉马斯克无法按时实现完全自动驾驶功能,这让马斯克很不高兴。

过去几个月该团队中至少有11名成员离职,占整个团队的近10%,其中包括一些资深团队成员,剩下的几名成员现在直接受马斯克管理。5月初,马斯克解除了自动驾驶团队负责人斯图尔特·鲍尔斯(Stuart Bowers)的职务,此外还提拔了自动驾驶团队的其他成员。

据知情人士称,马斯克对Autopilot团队的不满似乎源于该公司在调整系统功能时遇到的困难。为了实现“完全”自动驾驶,Autopilot团队一直试图让该系统在城市运行。马斯克承诺,特斯拉将在明年之前让汽车在城市街道和高速公路上拥有“完全”自动驾驶能力。

马斯克曾向人们宣传特斯拉汽车将在一年内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然而这并非易事。然而,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马斯克在“吹牛画饼”,目的是提振低迷的股价。不过全自动驾驶的升级费用对于特斯拉尤其是Model 3的廉价战略有很大影响,用户对这个功能的接受度也决定了先期技术投入能否被规模效应快速吸收。

马斯克和公司CFO预期的全自动驾驶实现后营收大幅上升是建立在全自动驾驶需求为刚性(车主对升级费用不敏感)以及技术本身的可靠性高于预期这两个基础上的。不过马斯克的“全自动驾驶功能推出=实现营业额上涨”的逻辑在短期内很难得到证实。

聚焦中国

由于特斯拉的整体盈利情况并不理想,外界普遍认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投产以及中国市场的销售增长,对于特斯拉实现规模效应降低成本、扭亏为盈至关重要。

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厂房已经基本完工,据称已经开始安装设备,甚至启动了工厂员工的招聘。特斯拉希望能够在年底生产Model 3车型,近距离供应中国消费者。在中国实现国产之后,特斯拉也将会降低在中国本土销售电动车的成本,无需再缴纳进口关税,另外有可能享受到政府对电动车的补贴。

之前,特斯拉也在中国公布了国产Model 3车型的预售价格,约为32.8万元RMB起,明显高于美国本土四万美元左右的销售价格。不过外界认为,特斯拉在电动车产品价格方面变化频繁,随着上海工厂顺利投产,特斯拉有可能会调整国产Model 3的销售价格,争取国内消费者的支持。

特斯拉在给股东的季度盈利信中写道,“上海超级工厂继续成形,在第二季度我们开始把机器转移到工厂,为第一阶段生产做准备。这将是我们Model 3生产线的一个简化版本,更具成本效益,产能为每年15万辆,是Model 3生产流程的第二代。32.8万元RMB的Model 3基本价格与其以燃油为动力的竞争对手是一致的。”

在特斯拉看来,鉴于中国消费者去年购买了50多万辆中型豪华轿车,这一市场对特斯拉构成了一个强大的长期增长机遇。期待今年年底在中国开始生产。根据上海超级工厂投产的时间,将继续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实现全球生产超过50万辆汽车的目标。

按照规划,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将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预计在2~3年建设之后,达成50万辆纯电动整车的年产能。这一工厂生产车型包括Model 3和Model Y,所生产的车辆将只在中国销售。而Model X和Model S以及高端Model 3和Model Y依然会在美国生产,再出口到中国。

不过,摩根大通分析师认为,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销量目标至少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鉴于目前特斯拉的产能瓶颈,对上海工厂的预期产能还不能报以太大希望。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在第二季度的资本支出为2.50亿美元,其中包括对上海超级工厂的投资以及对充电基础设施和Model Y生产线的早期投资。特斯拉表示,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资金100%来源于本地的贷款,国内的银行已经对特斯拉借出了5.1亿美元。

从财报可以看出,美国仍然是特斯拉第一大市场,今年上半年贡献营收达58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为41亿美元;其次是中国,营收达14.69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营收为10.36亿美元。挪威是特斯拉第三大市场,今年上半年营收为7.96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为3.87亿美元;荷兰是第四大市场,今年上半年营收为3.6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为3.53亿美元。

特斯拉透露,正在推进在欧洲建立超级工厂的努力,希望在未来数个季度内确定工厂地址。同时,特斯拉在第二季度财报展望中重申了全年36万辆至40万辆交付量的目标不变,并强调在第三季度尽力实现盈利,但交付量、产量增长、和产生现金流依然是主要目标。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